陳安琪 | 這個天使有點酷

這個90 后的姑娘出生于圣誕節,父母給她取名叫安琪(來自英文Angel,意為 “天使”)??墑淺鱟猿擄茬韉納杓譜髕?,卻與溫柔、夢幻又可愛的“天使”形象毫無干系,反而透著一股令人大開眼界的酷炫和叛逆。在每年中國有數以萬計的設計師品牌誕生,存活率卻不足1% 的背景下,陳安琪自創的同名時裝品牌AngelChen 屢次被一線明星穿上國際時尚雜志的封面,并相繼突圍了米蘭和紐約時裝周,在T 臺上成為潮流文化和女性力量的新代表。

陳安琪 | 這個天使有點酷

陳安琪

2012年的暑假,還在倫敦中央圣馬丁學院求學的陳安琪頂著40℃的高溫來到紐約的婚紗公司實習。那個時候的她沒有想到,時隔6年再回到這里,迎接她的是同名品牌Angel Chen登上紐約時裝周的首秀。

陳安琪帶去了一個晚清時期,稱霸太平洋的女海盜“清夫人”的故事—“出身青樓,嫁給了海盜頭目,丈夫去世后大家都以為她會逃走,沒想到清夫人卻接管了整個海盜船隊,并且打理得非常成功,甚至還幫助清政府擊退了外寇?!?/p>

這段馳騁在驚濤駭浪之上的英雄主義,在T臺上對應的是大塊張揚的熒光色系、海浪蛟龍的印花圖騰,還有以伊朗裔美國拼貼藝術家Sa rahRahbar的作品為靈感來源,將絲綢、油布、蕾絲、繩結等20余種材質拼貼重組的特制面料。模特頂著半斜的斗笠,提著廣東潮州海域瀕臨失傳的祈求出海平安的油紙燈籠走上秀場,風格一如既往地跳脫叛逆,又透著一股自由不羈的浪漫主義。

這些年的作品里,無論是外族部落的民族圖騰,還是中國古籍里的牛鬼蛇神,總能被她以各種古靈精怪的方式組合在一起。她鐘愛這種跨界和突破,并發揮到極致,成為設計的內核和招牌。

她想通過“清夫人”的故事,釋放出被社會禁錮的性別能量?!拔抑芪Р環κ擯咒烊饔侄懶⒌吶?,她們不需要依附男性生活,男性也不需要西裝革履一本正經,他也可以比女性更加細膩,性別在這個時代,已經沒那么重要?!?/p>

那個喜歡織布的女孩

2014年那場讓她“一夜成名”的畢業大秀“Les Noces婚禮”,也是一次關乎性別的辯白。兩個女孩在不允許同性結婚的非洲旅行相遇,彼此相愛并決定打破世俗,邀請世界各地的同志朋友在非洲見證她們的盛大婚禮。

走秀主題的靈感來源于陳安琪的一次摩洛哥旅行,她和朋友騎著駱駝在沙漠里漫游,夜晚的繁星明亮悠遠,撲面而來的原始生活氣息瞬間將她包裹,于是整個系列都融入了非洲原生態的民族元素。

在紐約的那段實習經歷里她學到了實用的打版、手工刺繡和面料改造的技能,找不到合適的材料,就干脆自己買了一臺織布機。朋友打趣說她是“織布女孩”,因為每天的日常就是沒日沒夜地鼓搗材料織布。她格外喜歡那些不起眼的物件,例如海綿泡沫、快要蔫了的鮮花?!拔頤侵芪в瀉芏嘍?,都是經??吹降?,但是很少人會留意它。所以我想回收身邊特別美好但不被大家在意的東西,然后用我的方法再做成一件讓大家喜歡的東西?!?/p>

想到參加婚禮的朋友遠道而來風塵仆仆,需要背一些東西儲存食物。那段時間陳安琪就天天去學校樓下的咖啡館收集咖啡豆的包裝袋,運回來拆剪、打版,把拉菲草( 產于非洲的愛情草)、咖啡袋、羊毛、金屬、魚線等材料混合,織出衣服的面料,婚禮的禮服長達三米,如果捧著聞,會有一股淡淡的咖啡香味。

這場色彩濃烈、材質豐富、劍走偏鋒的畢業大秀,不僅登上了英國《Vogue》《EveningStandard》《時代》周刊,還被《i-D》評為年度Top5的畢業設計。國內第一家買手店長作棟梁(現LABELHOOD蕾虎)聯合創始人劉馨遐(Tasha Liu)被這種強烈的自我表達擊中,說服了陳安琪畢業回國創建自己的個人品牌。

陳安琪 | 這個天使有點酷

陳安琪

天馬行空的世界不怕摧毀

嘗到被關注的甜頭之后,陳安琪一度以為頂著圣馬丁畢業的金字招牌回國,就能像偶像John Gal l iano(約翰·加利亞諾)一樣成為“one of thekind”。

鬼才設計師John Galliano是她的夢想啟蒙,“初中的時候在雜志里看到Gal l iano做的Madama But ter f ly系列,被他天馬行空的設計深深吸引,查了關于他的各種信息,比如出生在哪個國家,在哪個城市工作,就讀于哪個學校,那天起我就下定決心要報考圣馬丁”,于是她開始系統地學畫畫。

踏出校門回到家鄉深圳,她才明白這意味著一切從頭開始,“沒有誰的人生軌??梢愿粗啤?。在圣馬丁的日子,她可以仰仗最好的師資、最好的材料、最好的供應商,但國內誰也不認識,不知道去哪里打版、去哪里做樣衣,店鋪、預算、生產排期那些概念更是一無所知。

這樣無助的時刻她在倫敦也遭遇過,取暖器失火燒了她大半間屋子,要不是消防員及時趕到她還在浴室待著毫不知情。雖然人安然無恙,但衣柜里的設計作品、手機、電腦,一夜之間全部報廢。那段失了魂的經歷教會了她,世界再怎么崩塌都不用懼怕,“只要我活著”。

品牌的名字她就沿用了自己的英文名。因為出生在圣誕節,所以父母音譯了Ange l的中文說法,給她起名安琪,聽上去文靜美好,跟特立獨行完全沾不上邊,但她覺得名字不過是個符號,“你是勾我是圈,用本名才顯得設計師的個人風格非常強烈”。

起初媽媽不看好她做原創品牌,覺得太難管理,但拗不過,預備了50萬元作為啟動基金,幫她搭建了一個小型工作室,預計讓她燒兩年,底線是200萬元。沒想到花了三個月時間,她磕磕絆絆地做完了 20 套成衣,成本只花了十幾萬,趕上了支持中國獨立設計師的獨立時裝展示日—“棟梁一日”的展,在不久后把工作室搬到上海,接到連卡佛的訂單。

陳安琪從不諱言商業合作對獨立設計師的成長助力,她的方式是左手商業,右手藝術—與國外的知名品牌或電商合作樹立口碑打開市場,在國內則嘗試各類新奇有趣的藝術形式在青年群體里尋找同類,她總是能把發布會裝飾成一場音樂派對,或是出其不意的戲劇表演。

陳安琪 | 這個天使有點酷

陳安琪

叛逆的底色是堅持做自己

到目前為止,陳安琪最有話題的設計,就是印有 “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” 醒目標語的沖鋒衣。有人評價,穿這件衣服最需要的不是身材,而是能承受得住萬千凝視的勇氣。

這股特立獨行的叛逆她從小就有,譬如中學時代明明紙片型的瘦削身材,卻總喜歡穿over size的大衣飄來蕩去;老師明令禁止打耳洞,她一口氣打了七個,還鉆了個臉釘;學校不讓化妝染發,她在自己的頭上依次把彩虹的顏色實驗了個遍……極盡所能地折騰自己。在她的信條里,成為一個人人稱贊的乖乖女,多么無趣。

但中考考了接近滿分的她,其實是標準的“別人家的小孩”。不僅成績優異,還學了多年芭蕾舞。倒不是被家長逼迫,“純粹覺得跳舞很酷,還想過考藝校當芭蕾舞演員”。周圍都是尖子生,同學大多是奔著牛津、劍橋去的,“他們人都很好,但我還是覺得孤獨,那種科研的精英路線不適合我,我就喜歡捯飭畫畫、跳舞這些‘不務正業’的事?!備叨喚崾?,她就只身一人去倫敦讀預科。

考進圣馬丁之后,因為臥虎藏龍的學習氛圍,發覺自己也沒那么天賦異稟,任督二脈好像突然被封住了,她很拼,“交速寫草圖作業,一般人就畫幾頁,我可能會畫好幾本”,且不論什么主題交上去的都是黑白色系,直到老師頗為費解地問:“ 你每天穿得這么花里胡哨,為什么不能做自己?”

她又把那個張揚的自我拽了出來,后來干脆把長發也剃成了寸頭,希望自己更直爽、更有韌性。這樣的果敢和自由是圣馬丁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記,“國外的教育,不教你具體的知識,沒有課本,沒有講義,每個學期一開始,只有一張寫著幾個目標的小紙。他們也不會告訴你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,而是啟發你自己深思‘你到底是誰’這個問題,這也是我做人做事的哲學?!?/p>

她明白自己就是喜歡鮮艷濃烈的撞色風格,因為家族經營涂料產業,色彩是從小就寫進DNA里的東西;她也喜歡那些看上去超乎常理,毫不著調,但又能自成一派的張牙舞爪,因為很多靈感就來源于那些重重疊疊的奇幻夢境;她更能接受自己的設計會讓一部分人繞道而行,色彩繁復、廓形夸張,可能連摸一摸的興趣都沒有,更不必說穿上身一試。陳安琪就像一位帶刀的少女,極具攻擊性的視覺風格下,藏著的是顆無畏的心。

獨立設計師的時裝離朝九晚五的通勤青年也許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,但她希望時裝可以在某一時刻裝點人們的疲憊生活,總會有人不甘埋沒在人群里?!暗蹦惆閹┥仙?,可能說話就敢大點聲,走路能更快一些,你就能從害怕到敢于站在人群里凸顯?!?/p>

這個名叫“天使”的酷女孩,想幫助所有人去發現,連自己都未曾察覺到的勇氣。